1. 首頁
  2. 新消費
  3. 新電商

商務部發布電商興農報告:拼多多等平臺助力農產品上行

《報告》指出,作為農貨上行最大平臺之一,拼多多的“拼農貨”模式,采用創新的“農貨智能處理系統”和“山村直連小區”模式,成功為中國分散的農產品整合出一條直達5.36億用戶的快速通道。經由這條通道,吐魯番哈密瓜48小時就能從田間直達消費者手中,價格比批發市場還便宜;一度滯銷的河南中牟大蒜,打包賣到了北京,價格只有超市的四分之一。借助人工智能、移動互聯網等技術,拼多多將全國貧困縣的農田,和城市的寫字樓、小區連在一起,成功建立起了一套可持續扶貧助農機制

農村地區在2017年網絡零售額就已突破1萬億元,但近年來,農產品網絡零售額卻僅有2000億元左右,“農產品網絡進城難”成為新難題。商務部研究院1月7日發布的《2019中國電商興農發展報告》(下稱《報告》)顯示,傳統電商平臺帶動的工業品下行一直是農村電子商務發展的傳統模式,農村生產和消費之間存在不平衡現象。

近年來,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普及和新電商平臺的出現,在“農貨上行”領域也出現了新的探索。《報告》指出,在中國農貨上行體系中,拼多多等新電商平臺重塑農產品供應鏈模式,讓小農戶與大市場實現低成本對接,推動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效助力了中國農業農村現代化進程。

《報告》認為,隨著農村電商的基礎設施建設逐步完善,傳統電商平臺的工業品下行模式,將漸漸更替為新電商平臺的數字化農貨上行模式,并提出,農村電商的發展將繼續釋放農村生產要素,推動農民增收,創造鄉村就業機會,促進人才回流,以數字農業發展模式助力農村地區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實現電商興農、鄉村振興。

農村電商發展快,但農產品網絡進城難

據商務部相關統計數據,2018年中國電子商務整體交易規模約為28.4萬億元,預計2019年市場規模將突破30萬億元。

農村電商也在2014至2016年間迎來了高速發展階段,農村網絡零售額與農產品網絡零售額均大幅增長。截至2018年,中國農村電商保持較高增長速度,農村網絡零售額接近1.37萬億元。

商務部發布電商興農報告:拼多多等平臺助力農產品上行
△在云南文山州丘北縣膩腳鄉,農戶冒著小雨,把雪蓮果種苗栽種下去,小孩在地頭玩泥巴。拼多多正在當地探索“以建檔立卡戶為主體,田間地頭直連消費者,讓農戶和消費者同時獲益”的“新農商”機制。 穆功 攝

在農村電商高速發展同時,《報告》同時指出,農產品網絡零售額增速卻明顯低于農村網絡零售額。據統計,農村網絡零售額于2017年就已突破1萬億元,而農產品網絡零售額在2000億元水平上下波動,且兩組數據之間差距逐年擴大。

《報告》認為,以淘寶、京東為代表的傳統電商完成了培養居民網上消費習慣的第一階段,在這一階段,全網農產品銷售額穩定在1000億左右,但出于各種原因,進一步發展受到了瓶頸。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90%的淘寶村分布在工業基礎較為雄厚的省份。

課題組在調研中發現,由于傳統電商平臺大數據應用不到位、交易品種、數量、價格和地區分布等產銷信息大數據沒有及時傳導到農村生產端,或缺乏數據分析、生產指導、采購咨詢等功能,農產品上行模式一直存在著產銷對接不暢,功能不夠完善的桎梏。

除此之外,農村和農業的互聯網基礎相對薄弱,也在客觀上造成了農產品網絡進城難。

《報告》數據顯示,中國農村地區互聯網普及率僅為38.4%(城鎮地區為74.6%),且仍有5%的貧困村沒有通網。而另一方面,農村地區基礎設施缺乏,物流網絡效率不高、電商人才短缺、農業產品缺乏標準體系和產業規模等因素,也都造成了中國農產品網絡上行難的問題。

新電商農貨上行成為興農新模式

2017年開始,隨著新電商拼多多、短視頻平臺抖音、快手為代表的新型移動互聯網平臺出現,互聯網逐漸在農村區域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

《報告》認為,農貨上行是農村電商發展的第二階段。農村電商由淘寶村、京東村店的工業品下鄉和消費品下鄉,逐漸發展為拼多多等新電商為代表的農產品上行,電商模式由單一的網絡零售向網絡零售、網絡批發并重轉變,從傳統電商向社交電商、社區電商并重轉變。

《報告》以新電商平臺拼多多為例,深入探討了新電商的數字化農貨上行模式。

據統計,2018年拼多多平臺上農產品及農副產品訂單總額達653億元,較2017年同比增長233%,預計2019年農產品上行規模將突破1200億元。截至2018年底,拼多多平臺注冊地址為國家級貧困縣的商戶數量超過14萬家,年訂單總額達162億元。

商務部發布電商興農報告:拼多多等平臺助力農產品上行
△報告指出,通過與地區政府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的方式,拼多多在云南地區開啟了“多多農園”項目的探索,項目已陸續落地云南怒江州、保山、文山、臨滄等地區,為當地的咖啡、雪蓮果、茶葉等優勢農產品打通了上行渠道。

《報告》指出,作為農貨上行的最大平臺之一,拼多多的“拼農貨”模式,采用創新的“農貨智能處理系統”和“山村直連小區”模式,成功為中國分散的農產品整合出一條直達5.36億用戶的快速通道。經由這條通道,吐魯番哈密瓜48小時就能從田間直達消費者手中,價格比批發市場還便宜;一度滯銷的河南中牟大蒜,打包賣到了北京,價格只有超市的四分之一。借助人工智能、移動互聯網等技術,拼多多將全國貧困縣的農田,和城市的寫字樓、小區連在一起,成功建立起了一套可持續扶貧助農機制。

 “電商在農村地區農產品銷售領域的介入不斷加深,突破了傳統農產品有形市場的地域限制,拓展了農產品的市場范圍。”課題組負責人、商務部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說。

數字化農貨上行通道的建立,也將推動種植、加工、銷售等環節的改造,推動農業產業鏈下沉,進而增加農村產業發展對當地土地、勞動力等生產要素的需求。

拼多多的“多多農園”項目即為一例。通過與地區政府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的方式,拼多多在云南地區開啟了“多多農園”項目的探索,項目已陸續落地云南怒江州、保山、文山、臨滄等地區,為當地的咖啡、雪蓮果、茶葉等優勢農產品打通了上行渠道。

除了系統性解決農產品生產、物流、銷售等問題之外,數字化農貨上行通道,還有助破解農村人才困境。截至 2018 年底,拼多多帶動的返鄉新農人,已累積超過6萬2千名,平臺及新農人直連的農業生產者超過 700 萬人。

電商發展需重點關注貧困地區

隨著移動互聯網普及,中國線上流量增長已近瓶頸。與此同時,在低線城市尤其是農村區域,移動互聯網產生的變革效應才剛剛開始。在新電商平臺拼多多出現后,“農村市場”也被互聯網行業重新發現。

《報告》認為,農村貧困地區仍是未來電商興農需重點關注的區域。新電商平臺拼多多的實踐證明,農村電商在扶貧方面的作用已經日益凸顯,未來國家政策也將繼續大力支持農村電商扶貧,因此貧困地區是未來電商重點爭奪市場。

2019年12月10日至12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次提出“加快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并從宏觀層面提及“大力發展數字經濟”,農村電商發展將繼續得到國家政策的支持。

《報告》認為,農貨上行除了可以直接帶動“建檔立卡”戶實現收入增長外,還通過釋放農村生產要素的方式為農民創造更多收入。

據此前媒體報道,云南保山是中國咖啡豆的主產地,但咖農的平均年收入卻只有1000元,“咖啡的生產者卻喝不起星巴克”,這一現象折射出大量貧困農村盡管擁有規模化生產的能力,但卻沒有享受生產的成果。

而拼多多通過借助“拼農貨”模式建立獨特的農貨上行體系,該體系推動了種植、加工、銷售環節的改造,有利推動農業產業鏈下沉,進而增加對當地土地以及勞動力等生產要素的需求,使得鄉村常駐人口中包括老人、婦女在內的非技能型人口,可以通過出租土地、被雇傭的方式,獲得更多的收入,貧困地區的內生動力和自我發展能力不斷提高。

《報告》顯示,在各大電商平臺的推動下,2019年我國農產品網絡零售額不斷增長,2019 年僅上半年即實現 1873.6 億元的網絡銷售額,增長速度達到 25.3%,高于全國網上零售額增速 7.5 個百分點。

電商興農的市場空間仍十分巨大。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發布的報告顯示,預計未來五年農村電商市場的年均復合增長率約為38.87%,2020年我國農村電商市場規模將達到16860億元。

《報告》指出,農產品電商上行之路尚處于初始階段,未來隨著傳統電商線上流量紅利的消退、消費升級趨勢的加速推進,傳統電商在農村地區布局困難重重,新電商將更加凸顯自身優勢。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半全场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