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數字音樂

獨立音樂不“孤獨”——原創音樂人的發行新思路

2019年即將過去,這一年我們開啟了電視劇OST出圈新紀元;經歷了周董新歌《說好不哭》刷屏朋友圈;見證了夏日樂隊文化突破圈層流量攀升;也沒逃過“左手畫龍右手畫彩虹”的“野狼disco”魔咒……

作為娛樂消費經濟的主體,中國音樂產業在今年圍繞“音樂+”泛娛樂模式上取得了長足的發展。而隨著用戶對音樂類型的需求愈發多元化以及社會化營銷的迅猛發展,越來越多的小眾音樂爆發出了驚人的能量,獨立音樂人的長尾音樂被擁上價值高地。但大部分獨立音樂人的生長曲線卻處于“亞健康”狀態。

獨立音樂不“孤獨”——原創音樂人的發行新思路

幸運的獨立音樂人將在他們的音樂生涯中經歷一次爆發性的增長,但過度同質化的社會化營銷難免會透支音樂人的音樂價值和風格特色。結果不難想見——后續乏力、曝光匱乏、生存艱難,而這些人也將漸漸消失在大眾的視野中。當然還有更多不夠幸運的獨立音樂人,終其一生都沒有機會一窺巔峰的風景。    

事實上,真正健康合理的生長曲線應該是可持續的平穩增長。這種循序漸進的方式,除了音樂價值本身的因素,基于個性尊重而產生的發展規劃也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12月13日,由國內領先的音樂版權商業發行平臺VFine Music發行的新銳復古流行樂隊ZaZaZsu首張原創專輯《就是怦然心動》上線,這代表著VFine Music將理想中的獨立音樂人發展模式正式投入實踐。

獨立音樂不“孤獨”——原創音樂人的發行新思路

ZaZaZsu樂隊成員馬懿和程錦遠都畢業于北京大學,他們的音樂中彌漫著一種理想主義與完美主義結合的浪漫氛圍,超脫、優雅且克制,整個樂隊的氣質兼具復古與流行元素,這從根本上決定了ZaZaZsu的音樂標簽即“小眾”與“文藝”。在前期策劃階段,VFine Music充分探討了樂隊風格和未來的可能性,并為ZaZaZsu量身定做了一套創意化營銷打法。

根據ZaZaZsu的樂隊風格,所有推廣活動都以“私密的情感共鳴”為策劃核心,希望以有溫度的作品感染有溫度的靈魂。

以著名網紅打卡地標「失戀博物館」為例,12月9日開始,新專輯中每首歌的精選歌詞被制作成一整面紅底的歌詞墻在北京旗艦店正式布展面向游客,新專輯的歌曲在整個失戀博物館的空間里被每一個來到這里的游客所感受。在著力打造這一“沉浸式”音樂發行體驗的同時,全國其他省市的失戀博物館也在線上同期聯動,形成聲量共振。截至目前,抖音平臺#就是怦然心動#話題內的視頻播放量累計已超過70W次。

獨立音樂不“孤獨”——原創音樂人的發行新思路

線上方面,VFine Music也為ZaZaZsu的新專輯打造了同樣符合其調性的品牌聯動矩陣。

當下的營銷玩法各有奇兵,品牌聯動并不算稀奇,但為了觸達潛在用戶,避免尷尬地自說自話,真正達到1+1>2的宣傳效果,在如何選擇調性相符的品牌上,VFine Music花了不少心思。

而滿記甜品、花加、RIO銳澳雞尾酒、貓王收音機和蜻蜓FM等品牌的忠實粉絲,恰恰與ZaZaZsu的“浪漫”、“小眾”與“文藝”等標簽完美適配,激發起了各大品牌粉絲參與的積極性。從各家品牌官微下用戶活躍的留言可以看出,ZaZaZsu#就是怦然心動#與9家品牌的跨界聯動是一次有趣有品的有效嘗試,微博話題閱讀量超過150W。整體來看,同等量級的宣傳造勢在以往的獨立音樂領域,鮮少可見。

獨立音樂不“孤獨”——原創音樂人的發行新思路

新專輯上線后,國內的音樂流媒體平臺如QQ音樂、酷狗音樂、網易云音樂、豆瓣FM與包括Apple Music、Spotify、Tidal在內的多家海外流媒體平臺相繼跟進,為這個小眾獨立樂隊的首張原創專輯提供更多的展示機會。

但同時,我們也必須理性地看待流媒體平臺在獨立音樂人的作品發行與傳播上的局限。

以ZaZaZsu新專輯發行時間12月為例,徐佳瑩、毛不易、鄧紫棋和蕭亞軒等頭部歌手都有新作品上架,甚至在同一天,周華健也發布了他的全新專輯《少年》。面對頭部流量音樂人的“圍攻”與流媒體平臺有限的資源位,獨立音樂人的生存空間仍然面臨不可避免的擠壓。

由中國傳媒大學發布的《2019中國音樂人生存狀況報告》顯示,雖然隨著版權環境的改善,整體上音樂人收入有所增長,但仍有近半數音樂人的稅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25%的音樂人收到與流媒體平臺廣告分成的金額僅為1-99/年。顯而易見,僅靠音樂收入無法為音樂人提供生活保障。而大多數音樂人也在深入采訪中向調查組表示,音樂對他們來說僅僅作為愛好和夢想,對于靠音樂獲取收益維持生計并不抱希望。

但音樂人對于整個音樂產業鏈來說,是創作的源頭,是核心中的核心,其生存狀況直接影響音樂質量,而音樂價值本身又是獨立音樂人的核心競爭力,且大部分獨立音樂人都沒有自己的運營團隊,難以兼顧創作、宣發和演出等事宜,在音樂版權的保護問題上,則更顯捉襟見肘。

在這條閉合的鏈條上,任何一點負面的影響都會層層傳導。

雖然我們相信,好音樂自己會說話,但它的聲音卻需要被更多人聽到。臺灣著名唱片制作人周佳佑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推薦了ZaZaZsu的這張新專輯: “一開始接觸到這張專輯,只有一個訊息——‘復古 ’,對于制作音樂來說,復古并不是最難的味道,最難的是從復古的曲風中聽到新的生命,這是屬于這個時代的‘復古曲風’的新作品。”

獨立音樂不“孤獨”——原創音樂人的發行新思路

面對優秀的非知名IP原創音樂面臨被流量淹沒的可能,VFine Music同時也為ZaZaZsu打通了快手短視頻、蜻蜓FM、bilibili等傳統音樂流媒體以外的全新音樂發行渠道。從宣發到變現,再到版權保護,VFine Music為獨立音樂人的生存問題提出了基于尊重個性與風格的亮眼方案,甚至更進一步的為他們挖掘出了演出機會和商業定制合作需求,為獨立音樂人真正的建構出了可持續發展的生長曲線。

獨立音樂不“孤獨”——原創音樂人的發行新思路

時代的新風往往起于青萍之末。

隨著中國移動互聯網人口紅利見頂,流媒體平臺版權格局基本穩定,數字音樂付費用戶增長趨于緩和,音樂產業全面商業化的第二階段已悄然來臨。而誰能率先打通行業上下游壁壘,整合音樂人資源、發行、宣傳與商業變現以及版權保護的全產業鏈布局,探索出音樂產業的多樣化以及多業態健康可持續發展的全新模式,誰方能“先聲奪人”。

而這也是VFine Music正在做的事。2020年,VFine Music還將和ZaZaZsu一起去到全國各個城市巡演,將他們的歌聲和故事,帶去更遠的地方,讓獨立音樂不再“孤獨”。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半全场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