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科技

三分之二美國人舉手贊成:拆分科技巨頭

9月23日報道美國人十分支持分拆那些科技巨頭,特別是如果這意味著亞馬遜和谷歌這樣的公司因此不再把有利于創收的搜索結果放在結果前列時。

如果能夠促進競爭的話,近三分之二的美國人支持通過撤銷合并,分拆科技公司,例如Facebook與Instagram。

關于科技公司的另一個問題似乎更能引起人們的共鳴:近七成的美國人表示,當科技巨頭根據是否能從中獲利來篩選向人們展示的內容并進行排名時,就應該進行拆分。具體而言,當你在亞馬遜上搜索要購買的行李箱時,系統可能會向用戶展示其專有的Amazon Basics系列產品,而不是其他公司的產品。

這項結果是根據美國智庫Data for Progress與YouGov Blue合作發起的調查得出的。

調查結果適用于大多數年齡段、教育水平、人口統計和政治意識形態。

圖1.jpg
圖2.jpg

不同政黨的美國人對于分拆科技巨頭這一觀點的態度相當一致。調查顯示,極左翼和極右翼群體對分拆一事熱情度更高。

強烈支持分拆科技巨頭,從而促進競爭的群體,在自詡為高度自由派的美國人中占42%,在自詡高度保守派的美國人中占40%,在自詡為普通自由派或保守派的美國人中占比30%。(溫和派和不確定自己政治立場的人對此的支持率最低)。在是否支持分拆科技巨頭以減少公司優先顯示有利選擇的現象方面,56%的高度自由派和47%的高度保守派選擇了支持。

圖3.jpg
圖4.jpg

這并不特別令人意外——無論保守派還是自由派政客最近都在加大對大型科技公司的審查力度。但我們(或其中許多立法者)在談論分拆科技公司時,并不完全清楚具體內容。要知道,在如何應對科技公司——不僅在反壟斷方面,還在安全和數據隱私等方面——仍處于政策初期。

這項民意調查是在9月11日至9月13日期間進行的,由YouGov網站對1280名自我認定選民身份的人進行了訪談。

科技巨頭如今是眾矢之的

最近,科技公司似乎從各個角度都受到了嚴格的審查。

今年7月,美國司法部宣布了一項全面的反壟斷審查,雖然沒有列出全部名單,但他們明確指出Facebook、谷歌和亞馬遜都在審查名單上。該部門表示,它將調查“市場領先的在線平臺是否以及如何獲得市場支配力,其中是否包括參與減少競爭、扼制創新或以其他方式損害消費者利益的行為”。

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也在調查Facebook的反壟斷問題。今年夏天,它因違反用戶隱私而被罰款50億美元,這也是劍橋分析丑聞余波的一部分。本月早些時候,該機構對谷歌旗下YouTube網站處以1.7億美元的罰款,理由是違反了兒童隱私法。(可以肯定的是,相對于這些公司的巨額利潤而言,這些罰款并不是特別有效。)

不僅僅是聯邦行政部門,兩黨政客和政府官員都加大了對科技公司的批評力度。

在左翼,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提議拆分Facebook、谷歌、亞馬遜和蘋果。參議員Bernie Sanders曾多次與亞馬遜發生沖突,批評Facebook和谷歌破壞了當地媒體,并表示他“絕對”支持分拆科技公司。參議員Amy Klobuchar同樣長期以來批判這些科技公司。

在右翼,參議員Josh Hawley把自己定位成一個反對科技巨頭的斗士。在這方面,他提出了多項立法,其中一項法案將取消公司對用戶在其平臺上發布內容的豁免權,另一項法案將把社交媒體平臺上的登錄時間限制在每天30分鐘。參議員Ted Cruz和其他共和黨人不斷抨擊大型科技公司存在的偏見。

在各州層面,具有兩黨身份的全國各個總檢察長都已宣布對Facebook和谷歌展開調查。

Vox的Matt Yglesias今年早些時候深入探討了關于要求分拆科技巨頭的浪潮,以及為什么現在會出現這種情況。他的發現是:反壟斷監管機構在方向盤上睡大覺,以至于讓科技公司行為發展超出常規的限制,這讓它們對供應商和競爭對手造成了傷害。例如,Facebook選擇收購了Instagram和WhatsApp,而不是與它們競爭。谷歌將其餐廳點評結果排在Yelp之上。

除了經濟和法律方面的細節之外,在科技巨頭的文化意義上也存在著一場更大的斗爭。在經過某個時期后,科技企業家尤其經常被譽為商業界的“好人”——特別是在與華爾街的銀行家形成鮮明對比后——批評人士的目標不是針對某個特定的法律問題,而是普遍認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公司(以及擁有這些公司的億萬富翁)是問題的一部分。與此同時,反壟斷法是一種直言不諱的武器,幾十年來,反壟斷法的發展是為了應對一系列擔憂,而這些擔憂與人們對現代科技企業集團一些問題的聯系,只是部分重疊。

對科技巨頭的抵制似乎沒有任何效果,美國人也開始形成共識,認為應當對它們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半全场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