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大文娛
  3. 直播

映客上市一周年:直播平臺內容為上,產品矩陣已在路上

“比IPO更美好的事情,是我們前方的夢想。”這是去年映客上市前夕,創始人奉佑生在內部信中的一句話。

映客上市一周年:直播平臺內容為上,產品矩陣已在路上

在奉佑生看來,勤奮和幸運會讓映客娛樂視頻化的愿景變得觸手可及。為此,映客內部推出的多個創新孵化項目正如火如荼,娛樂和教育的雙引擎戰略也將成為奉佑生通往“映客奇跡”的道路。

如今,一年時間已過,針對營收模式單一的問題,映客也做出諸多改變。而縱觀其變,大致可分為直播平臺及非直播產品矩陣兩個方面。

  • 讓直播平臺保持活力,映客用內容來實現

對于映客來說,直播平臺是其難以割舍的陣地。“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這句廣告語,讓映客直播深入人心。

然而對于直播行業來說,過去的這一年卻并不好過。監管的愈發嚴格,讓直播平臺趨于規范,行業集中度也不斷加速。頭部直播平臺相繼上市,第二梯隊生死難測,不得不寄希望于抱團取暖。

其中,斗魚將于近日上市,花椒直播一直播等都經過了調整,重新出發。至于熊貓直播、全民直播等曾經備受資本青睞的平臺,也隨著時間的過去而不得不關停,這也使得直播平臺迎來寒冬的說法不脛而走。

在此情況下,映客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行業的影響。同時,兼具直播功能的短視頻平臺興起,也讓外界將其視為直播行業的終結者。這樣一來,如何讓直播平臺保持活力,成為映客必須要回答的問題。

多番思考后,映客最終還是選擇以內容來保持平臺活力。

在音樂、舞蹈之外,映客新增一起看、變裝等頻道,其中的一起看頻道,內容涵蓋影視、體育、綜藝等諸多方面,從而滿足用戶更進一步的需求。并不斷打造自制內容,先后上線了《歌手的誕生》、《情緒料理》、《先聲奪人》等原創IP,孵化了《音浪戰紀》《奇葩駕到》《荒野求生》等多個垂類節目。

映客上市一周年:直播平臺內容為上,產品矩陣已在路上

同時,對于平臺之上的主播,映客也通過各種活動來增加其對平臺的認可度。如針對女主播的櫻花女生與針對男主播的映客先生,已成為映客的兩大品牌IP。

而在今年,映客將“櫻花女生”與“映客先生”正式合體,并以年度盛典的形式舉辦大賽。據映客方面介紹,此次年度賽事不僅在IP玩法和內容上進一步升級,同時也突出了賦能主播的核心主題。

映客上市一周年:直播平臺內容為上,產品矩陣已在路上

至于曾經的造星目標,映客也并未放棄,《閃光吧少年》已作為直播界首檔男團選秀節目,成功讓五名男主播成團。

可以認為,內容的多元化為映客提供源源不斷的活力,從而吸引用戶。而對于IP的打造,也是映客在為內容多元化而做出改變,并借這樣的形式,來盤活用戶,從而形成良性循環。 

而從映客的財報中我們也能窺探一二。截至2018年12月31日,映客全年月平均活躍用戶(主要經營數據源于映客App,未包括新應用產品)達2548.7萬,較2017年月平均活躍用戶2269.4萬,同比增長12.3%。

打造產品矩陣,映客要兩條腿走路

財報發布后,映客CEO奉佑生曾稱,2018年整個行業都感受到寒意,行業人士都覺得直播活在水深火熱當中似的,實際上映客直播業務現金流依然強勁。

“公司IPO后,我們也在重新梳理公司戰略,2018年在整個研發投入上大幅增加,在研發創新業務上我們投入了很大的人力和資金,形成了我們整個產品創新矩陣。”

這一矩陣的出現,與映客的財報大有關系。根據映客公布的2018年年報顯示,在收入結構上,直播仍然為映客最主要的收入來源。2018年,映客直播收入達37.3億元,占營收比重96.59%。

對于映客來說,其也針對營收模式過于單一的現狀做出了改變。與2017年相比,直播收入占營收比重已下降了2.81%。

但隨著映客成功上市,它對于營收結構的改善還需加快步伐。這也就使得,在直播平臺之外,映客開始通過孵化、收購等方式來構建一個多元化的產品矩陣。并不斷加快自己的步伐,從而在營收之上,實現兩條腿走路。

在三四線甚至以下城市的“小鎮青年”,率先成為映客的目標群體。映客為其打造了“種子視頻”,并將其視為視頻版“趣頭條”,從而提高映客的用戶影響力。同時,針對中老年用戶,映客則以“老柚直播”來破局。

隨著5G時代的到來,映客也處于積極備戰之中,映客CEO奉佑生曾透露,2019年映客的研發費用將維持20%-30%的增長。而在技術之外,因5G時代即將到來而備受關注的社交領域,再度成為香餑餑。

與現有社交平臺不同,映客對于社交的布局更傾向于垂直化,也就是音頻社交,并先后開發了兩款APP,分別為“不就”和“音泡”。并于近日,以85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陌生人社交軟件“積目”。這或許是映客希望通過定位于95-00后的積目,讓自己的產品覆蓋范圍更加廣泛,并能夠在與其他產品聯動起來,從而形成“娛樂+社交”的生態閉環。

同時,映客也對海外市場躍躍欲試。據映客CFO肖力銘介紹,映客正在海外新興市場尋找一些中國相對成熟的模式在海外驗證,一旦發現合適的點,也會在2019年投入,從而給公司用戶增長、收入增長規模創造質的增長。

寫在最后:

2019年,映客成立四年了,其上市也有一年。

對于未來,映客已有所規劃。能否打破直播行業面臨寒冬的說法,并讓自己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或許就在此一舉。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半全场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