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大文娛

“朕驚”未驚,便已先涼?

“朕驚”未驚,便已先涼?

伴隨著雷軍與董明珠“十億賭局”的落幕,小米或推出“朕驚”視頻涉足短視頻領域的消息不脛而走。

恰逢小米9因供貨不足而取消原定于3月15日的開售計劃,朕驚也被外界視為是手機業務出現疲態的小米,為拯救營收而不斷向互聯網靠攏的信號

有意思的是,外界對于朕驚視頻關注度越高,后者反而愈發低調。今日,IT鮮聞在最先發現朕驚視頻的小米應用商店與百度手機助手中,均未查詢到這款產品,反而是從新云軟件園中堪堪找到了這款產品。

“朕驚”未驚,便已先涼?

注:左為百度手機助手,右為小米應用商店

這樣看來,朕驚尚未如其名一般震驚全場,便已有先涼的趨勢?

朕驚是否為小米所出,一直未得到官方確認。支持這一推論的,在于朕驚開發者信息中顯示的成都分享信息傳播有限公司。根據企查查信息顯示,此公司法人代表為王川,最終受益人則為雷軍。

“朕驚”未驚,便已先涼?
“朕驚”未驚,便已先涼?

IT鮮聞在體驗過程中,發現了另一個支持此推論的信息。在其登陸頁面,第三方登錄中小米賬號赫然在列。

“朕驚”未驚,便已先涼?

一經登陸,便會有一項周末更喜歡宅在家還是出去探索的選項,以便于推薦內容。IT鮮聞在選擇出去探索后,進入了主界面。發現,與其他短視頻產品不同,朕驚頁面較為簡單,分為關注、推薦和播單。

視頻時長多為1分鐘以上10分鐘以下,內容以影視、娛樂為主,并且在視頻頁面支持彈幕功能,堪稱是縮小版B站。

“朕驚”未驚,便已先涼?

目前來看,朕驚上的內容相對較少。除此之外,無論是抖音、快手還是B站,都支持網友上傳自己的視頻內容,朕驚卻不一樣,并未設有相關功能。這也就意味著,朕驚更希望用戶是一個觀看者,而非參與者。

外界對于朕驚寄予厚望,源于不久之前小米公布的2018年財報。

財報顯示,小米2018全年實現總營收1749億元,互聯網業務收入達到160億元,除智能手機設備端的廣告和游戲收入外,其他互聯網收入占比擴大至30%以上。但總體來看,這部分收入占比不足10%。隨著智能手機市場疲態漸顯,小米選擇多元化發展對自己的財報是有益無害。

回到朕驚之上,在此之前,小米推出了自己的視頻平臺小米視頻,將騰訊、愛奇藝視頻聚合至自己的平臺上。再加上直播平臺,小米在文娛領域顯然已經構建了一個產品矩陣。若能從中獲利,小米的營收結構也將得到改善。

不過想以朕驚作為小米擁抱互聯網甚至物聯網的秘密武器,改善營收狀況,還有些高看這款產品。

對于朕驚來說,首先面臨的便是資質問題。

去年12月,小米通過收購成為成都分享信息傳播有限公司的實際控股人。在當時,小米與一家名不見經傳的企業結合,讓不少人為之不解。但隨著小米視頻以及朕驚的出現,小米的意圖也便逐漸顯現。

盡管成都分享信息傳播有限公司并不出名,但其名下有一個名為九維寬頻的網站,恰好擁有網絡視聽許可證。而這,也許是小米最終目的。

然而,小米計劃雖好,九維寬頻卻不夠給力。據悉,其許可證已于今年3月15日到期。隨著朕驚被發現,其是否合規也便畫了個問號。

此外,目前提出商業變現的短視頻平臺,無論是抖音還是快手,最為常見的一點便是為電商平臺打廣告帶貨。不久之前,聚美優品推出的刷寶,也是在為其電商業務導流,平臺之中不乏有聚美優品的廣告。

按照這樣的邏輯,小米想要將短視頻與小米優品相結合不失為一個好方法,并且朕驚的背后還有小米的手機業務作為支撐,如果將其作為預裝程序,也能夠有一個較為理想的數字。

不過朕驚或許并沒有這樣的打算,在它的應用介紹中,其特意提到了無廣告。而從朕驚的視頻內容來看,它更傾向于影視作品的宣發,如于謙正在上映的電影《老師·好》。但在朕驚尚未形成自己的用戶體系之時,宣發之路并不容易。

“朕驚”未驚,便已先涼?

若小米希望通過朕驚來盤活自己其他文娛產品的流量,或許還有一定的作用,但將其作為一款獨立產品來扛起營收的大旗,以目前的產品形態來看,任重而道遠。

在小米應用商店以及百度手機助手里下架朕驚視頻,或許就是小米慎重思考后的結果。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半全场奖金